<tr id="gwyfr"></tr>

<button id="gwyfr"><delect id="gwyfr"></delect></button>
  • <legend id="gwyfr"><button id="gwyfr"></button></legend><ol id="gwyfr"></ol>
  • <legend id="gwyfr"><video id="gwyfr"></video></legend>
    咨詢(xún)熱線(xiàn)

    0898-08980898

    新聞資訊
    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(yè) > 新聞資訊 > 行業(yè)新聞
    公司動(dòng)態(tài) 行業(yè)新聞

    在人工智能炒熱機器人時(shí),也被人把風(fēng)帶進(jìn)了教

    時(shí)間:2018-07-25 15:53:08
    更多
      

    最近市面上涌現了大量的智能音箱,隨之而來(lái)的批評聲也層出不窮。人們對于機器人這一詞的濫用已經(jīng)忍無(wú)可忍,不夸張的說(shuō),市面上有一大半自稱(chēng)XX機器人的產(chǎn)品都是跟風(fēng)。

     

    這陣風(fēng)是從哪吹起來(lái)的?或許是《中國制造2025》,或許是人工智能領(lǐng)域的發(fā)展,也有可能是AlphaGO制造的種種大事件。

     

    可我們不知道的是,被這陣風(fēng)吹起來(lái)的,除了各種算法公司、大數據公司、山寨機器人之外,還有一大波機器人教育機構。

     

    這里的機器人教育機構,指的不是那些早教機器人,或是傳說(shuō)中的AI+教育,而是一種通過(guò)組裝、搭建、運行機器人,激發(fā)學(xué)生學(xué)習興趣、培養學(xué)生綜合能力的教育方式。

     

    最典型的就是如圖所示的這種,將樂(lè )高積木通上電,讓他們動(dòng)起來(lái)。

     

    雖然看上去只是玩具,但這一產(chǎn)業(yè)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中國一線(xiàn)城市的各個(gè)中小學(xué)。根據中國機器人教育聯(lián)盟在2016年發(fā)布的數據顯示,全國已經(jīng)有了約有7600家機器人教育機構,最近5年增長(cháng)了近15倍。預計2016年底,全國機器人教育機構將突破1萬(wàn)家,市場(chǎng)規模約為100-200億,未來(lái)空間可達300億。

     

    在今年,這個(gè)數字只會(huì )自增不減。

     

    隨著(zhù)《國家中長(cháng)期教育改革和發(fā)展規劃綱要(2010 - 2020年)》將創(chuàng )新二字作為重頭戲,機器人教育開(kāi)始逐漸走進(jìn)中小學(xué)、少年宮。同時(shí)《中國素質(zhì)體育機器人運動(dòng)通用競賽規則》正式頒布,各種關(guān)于機器人的競賽有了法規背書(shū),開(kāi)始登堂入室。

     

    如今這一產(chǎn)業(yè)甚至產(chǎn)生了很多分支,有美系、韓系和國產(chǎn)系三個(gè)分支。

     

    其中美系的樂(lè )高機器人算是最“根正苗紅”的,1986年由丹麥樂(lè )高公司和美國麻省理工學(xué)院的媒體實(shí)驗室(Media Lab)進(jìn)行了一項名為「可編程式積木(Programmable Brick)」的合作案。針對12歲以上對于機器人感興趣的青少年推出了樂(lè )高機器人套件,其中包括編程主機、電動(dòng)馬達、傳感器等等配件。樂(lè )高機器人用種種配件解決了自制機器人需要的電路、機械結構問(wèn)題,還設計了一套名為RCX Code的視覺(jué)化編程工具,只要把各種代表不同程序邏輯的「積木」在屏幕上堆起來(lái),就能完成RCX的程序撰寫(xiě)。

     

    準確的說(shuō),樂(lè )高機器人屬于“教具”,進(jìn)入國內后被各種關(guān)系復雜的教育機構代理,才實(shí)現了商業(yè)化。而韓系機器人,則是一開(kāi)始就奔著(zhù)教育市場(chǎng)來(lái)的。比如設計了積木機器人、單片機器人、人形機器人等等針對不同年齡段的課程,還創(chuàng )造了一系列教學(xué)理念。兼之其國內教育機構戰略合作伙伴的身份,瘋狂的鋪設大量校區、舉辦比賽,還獲得了著(zhù)名基金的風(fēng)投。

    至于國產(chǎn)派系,大多都在分割以上兩者留下的空白市場(chǎng),說(shuō)是魚(yú)龍混雜也不為過(guò)。有的甚至只是購買(mǎi)了幾套教具,就開(kāi)始招攬生源。

     

    市場(chǎng)如此火熱,多多少少也證實(shí)了機器人教育對青少年有一定的益處。在最近非常流行的STEAM教育中,提倡的學(xué)習尖端科技、培養創(chuàng )新能力、合作能力、跨多學(xué)科綜合教育等等,都在機器人教育中有很好的體現。

     

    可除了教育本身之外,機器人教育中更多的是功利。

     

    一方面是應試教育促進(jìn)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。

     

    隨著(zhù)創(chuàng )新二字提上日程,機器人教育不僅走入了校園,也走入了中高考加分制度。尤其最近,教育部下發(fā)新規定,將自主招生的報名條件做出調整,只留下了學(xué)科特長(cháng)和創(chuàng )新潛質(zhì)兩個(gè)類(lèi)別,各種機器人比賽的含金量又進(jìn)一步上升。

     

    這樣一來(lái),不少家長(cháng)開(kāi)始奔著(zhù)競賽、特長(cháng)、加分等等關(guān)鍵詞為孩子報機器人班,最終導致家長(cháng)對K12科技教育的熱情大大高于高校生對科技競賽的參與熱情。機器人教育正在像曾經(jīng)的奧數一樣蓬勃發(fā)展。

     

    另一方面素質(zhì)教育促使校方加大投入。

     

    素質(zhì)教育、課改是兩個(gè)喊了很多年的詞,這些詞匯一方面關(guān)系著(zhù)學(xué)生的課業(yè)負擔,另一方面也關(guān)系著(zhù)學(xué)校的各種榮譽(yù)。素質(zhì)教育示范校、科技教育示范校等等評選促使更多學(xué)校開(kāi)始和機器人教育加強了聯(lián)系。據了解,截至2017年3月底,全國學(xué)校體育機器人聯(lián)盟成員超過(guò)18000家,其中以學(xué)校為單位申請加入聯(lián)盟(含軍校)的超過(guò)8000家,以各級教育局(委)為牽頭人代表所轄學(xué)校申請加入聯(lián)盟的超過(guò)10000家。這其中涉及大量的器材采購、人才引進(jìn),也給這一產(chǎn)業(yè)又打了一劑生長(cháng)素。

     

    最后,則是混亂的加盟機制促使市場(chǎng)無(wú)節制的發(fā)展。

     

    目前很多國產(chǎn)機器人教育或海外機器人代理都大肆宣揚加盟機制,一邊大談工程師思維,一邊大談著(zhù)人工智能的未來(lái)。有的機器人教育,甚至在加盟廣告中打出了“加盟三年北上廣買(mǎi)房”的旗號。

     

    實(shí)際上機器人教育不僅僅涉及加盟費用,還對場(chǎng)地面積有著(zhù)不小的要求,行業(yè)師資流動(dòng)性大、器材更新采購都有著(zhù)不小的成本,一切都注定,機器人教育不是簡(jiǎn)單的靠交個(gè)加盟費用就能做好的。

     

    在西方教育理念中,理科常常與Nerd一詞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,在影視作品中,擅長(cháng)數學(xué)、物理學(xué)科的青少年常常是一副沉悶的書(shū)呆子模樣,而體育生則總是陽(yáng)光帥氣。機器人教育的出現,就是為了更多的將理科知識化成操作和實(shí)物,以一種更酷的形式展現出來(lái)。

     

    可到了中國,種種利益的糾纏讓機器人教育距離創(chuàng )新、理科、工程師詞匯越來(lái)越遠,最終成為了教育產(chǎn)業(yè)利益鏈上最典型的一環(huán)。當然我們承認,一定有學(xué)生在機器人教育課程中得到啟發(fā),從此在創(chuàng )新道路上走得更遠,但我們更想看到的是,在國家政策的支持下,發(fā)展起來(lái)的是科技成果,而不是單單肥了那些投機者。


    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RAYBET雷競技-最佳電子競技即時(shí)競猜平臺   電話(huà):020-88888888
    傳真:0896-98589990
    ICP備案編號:蘇ICP備19055833號-1
    Copyright ? 2012-2024 RAYBET雷競技公司 版權所有
    天天操天天舔天天射,天天操夜操,天天操人人射,天天干天天爽